在线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业务领域>分包转包>正文

浅谈建设工程中“黑白合同”的相关法律问题

作者: 时间:2018-01-09 来源: 阅读数:143

  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于200511日施行后,尽管对“黑白合同”作出了规范,但在建设工程招投标及合同签订及履行过程中,“黑白合同”的情形还是屡见不鲜。本文试图通过对“黑白合同”形成的法律原因及其法律效力的分析,解决涉及“黑白合同”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的法律适用问题。

关键词:建设工程合同  黑白合同 法律适用

 

“黑白合同”、“阴阳合同”、“真假合同”的称谓在新闻界和学术界出现频率较高,这些形象的称谓都是同义语的反复,目前,逐渐为社会所普遍接受的称谓属“黑白合同”。200310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实施情况的报告》中指出:“建设单位与投标单位或招标代理机构串通,搞虚假招标,明招暗定,签订‘黑白合同’的问题相当突出。所谓‘黑合同’,就是建设单位在工程招投标过程中,除了公开签订的合同外,又私下与中标单位签订合同,强迫中标单位垫资带资承包、压低工程款等。‘黑合同’违反了《招标投标法》、《合同法》和《建筑法》的有关规定,极易造成建筑工程质量隐患,既损害施工方的利益,最终也损害建设方的利益。”本文所使用的“黑白合同”仅指建筑市场上存在的“黑白合同”,不包括其他领域(如二手房买卖)中存在的“黑白合同”。

一、形成“黑白合同”的法律原因

在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过程中,不但要有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一致,同时受到政府部门的监管。强制进行招投标的建设工程项目,社会公共利益与私人利益便形成一对矛盾,引发政府监管和当事人规避政府监管。政府监管体现在招标管理和合同管理之中。《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招标投标管理办法》(建设部第89号令)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30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订立书面合同后7日内,中标人应当将合同送县级以上工程所在地的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备案。” 这就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备案制,体现了国家对强制招标项目这一民事活动的干预和监督,旨在规范建筑市场行为,保证合同严格履行,保护双方的合法权益。可见,招标管理和合同管理体现在禁止签订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以及合同备案,推广使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也属合同管理的一种措施。当代表私人利益的民事主体的自由意志与代表社会公共利益的行政机关的干预同时存在时,便会形成一对矛盾。这种矛盾冲突时便会引发当事人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和规避政府监管的结果,从而发生签订“黑白合同”的行为。

二、 “黑白合同”的概念和表现形式

一般认为,“黑白合同”包含一黑一白两份合同,“白合同”是指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签订的备案于相关行政部门且与中标内容相一致的合同,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4号)第21条所述的“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黑合同”是指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签订的与中标内容不符的合同,即第21条所述的“另行订立的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于在“白合同”之外直接签订的补充合同,作为“白合同”的补充,这里将其归入“白合同”范畴。“白合同”和“黑合同”必须同时存在,相辅相成。

现实生活中,签订黑白合同的目的,是为了规避相关法律的规定以及逃避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管。黑合同的形成有的是在中标之前,有的是在中标之后。

“黑合同”签订在中标之前。从建设单位方面来说,选择施工单位存在不确定性,为了降低风险,在招投标之前与潜在的投标人进行实质性内容谈判,要求投标人出具承诺书,甚至有的在招投标之前施工单位已进驻现场。从施工单位方面来说,出于对本企业的不自信或对招标的不信任,把握不是很大的项目并不愿意参与竞标,以减少不必要的开支。因此,为了承包到工程,在投标之前希望与建设单位之前进行实质性内容谈判,把合同拿下来。正是基于此,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两种需求的结果,签订了与通过招投标签订并备案的合同不一致的合同。中标之后,便出现了中标之前签订的黑合同和中标之后签订的白合同同时存在的现状。

“黑合同”签订在中标之后。从建设单位方面来说,其自身占有优势地位,通过签订补充协议的方式压低工程款、迫使施工单位垫资带资施工,这种补充协议往往与中标结果实质性内容相背离。从施工单位来说,在建设单位工期紧张的情况下也能获得一定的优势地位,迫使建设单位与其签订背离中标结果实质性内容的协议。有些情况下,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完全出于自愿而补充签订背离中标结果实质性内容的协议。

从“黑合同”到“白合同”,或者从“白合同”到“黑合同”,合同的当事人不变,合同的权利义务予以改变,表现出了与合同变更相同的外部特征。现实中,更多存在的是倒签合同签订日期,其表现为“黑合同”的签订日期晚于实际签订日期。采用这种方式签订的“黑白合同”,使人误解为“黑合同”签订发生在“白合同”签订之后,是“白合同”的变更,极具迷惑性。

三、“黑白合同”的法律效力

在现实生活中,由于签订“黑白合同”的情况复杂,目前为止,我国法律对“黑白合同”的法律效力尚没有明确的界定。法释[2004]14号已于200511日起正式开始施行,该解释区分不同情况,规定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五种情形,使得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效力的认定变得相对清晰,改变了以往法律认定上比较模糊的状态。值得注意的是,该解释第21条的规定,更是极大地引起了人们对“黑白合同”法律效力的关注。该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可以看出,第21条的规定仅仅为审理“黑白合同”案件选择了结算工程价款的合同文本,并没有对“黑白合同”本身的效力进行界定。这样的规定,对治理“黑白合同”、净化建筑市场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对将要签订“黑白合同”的建设单位产生一种震慑和警示作用。对建设单位来说,“黑白合同”可能是个陷阱,如果施工单位以“黑白合同”无效,要求按照“白合同”的约定结算工程价款,将使建设单位处于不利局面。

围绕“黑白合同”的法律效力,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白合同”有效,“黑合同”无效。因为,“白合同”是通过招标投标签订的合同,程序合法,并且经过相关行政部门的备案;“黑合同”没有通过招标投标签订,违反了《招标投标法》的强制性规定。大多数人对这一观点比较认同。第二种观点认为,“白合同”无效,“黑合同”有效。因为,“黑合同”是当事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且又是实际履行的合同;“白合同”不是当事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且没有得到实际履行。持这种观点的人较少。第三种观点认为,“白合同”和“黑合同”同时有效,只是当两份合同内容冲突时选择适用后签订的合同。这种观点实质是引入了合同变更的理论。第四种观点认为,“白合同”和“黑合同”同时无效。[1]因为,从“黑白合同”的形成轨迹分析,“白合同”是当事人通过恶意串通招投标签订的,违反了《民法通则》、《合同法》、《招标投标法》的强制性规定,损害了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笔者认为,第一种观点的错误之处在于仅着眼于合同的形式要件;第二种观点的错误之处在于忽略了合同当事人以外第三人的利益;第三种观点的错误之处在于机械地套用合同变更的原理。第四种观点的错误在于全面否定黑合同的效力有些片面。笔者认为,对于黑白合同效力的认定应当结合现行法律规定,并划分为中标前形成的黑合同之法律效力和中标后形成的黑合同之法律效力两种不同情形进行分析。

(一)“黑合同”形成于中标之前,“黑合同”和“白合同”均无效。

《民法通则》第58条规定:“下列民事行为无效:…… ()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的;……()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合同法》第52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招标投标法》第43条规定:“在确定中标人前,招标人不得与投标人就投标价格、投标方案等实质性内容进行谈判。”第53条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或者与招标人串通投标的,投标人以向招标人或者评标委员会成员行贿的手段谋取中标的,中标无效……。” 55条规定:“依法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招标人违反本法规定,与投标人就投标价格、投标方案等实质性内容进行谈判的,给予警告,对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前款所列行为影响中标结果的,中标无效。”中标前签订的“黑合同”是一种典型的恶意串通行为,损害了第三人利益,甚至也损害国家利益,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所以“黑白合同”为无效合同。

(二)“黑合同”形成于中标之后,“黑合同”对“白合同”的实质性内容进行变更的,该部分变更的内容无效。

《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黑合同”签订在“白合同”之后,对实质性内容进行变更的,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根据《合同法》第52条规定,该部分变更的内容为无效。

四、“黑白合同”的法律适用

当事人通过串通招标投标签订的“黑白合同”,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之行为,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同时还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的利益。

根据《民法通则》第58条、《合同法》第52条以及《招标投标法》第53条规定的任意一条,都可以认定“黑白合同”无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根据这一规定,列举的五类认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情形中,“中标无效”是“黑白合同”无效之根本所在。

根据法理,无效合同,是绝对无效、当然无效、自始无效,但并非不发生任何法律效果。无效合同经主张无效或诉请法院确认无效之后,依据《合同法》第58条的规定:“当事人因该无效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依据该条规定,无效合同经主张或确认无效之后,当事人之间应承担返还财产和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充分考虑到了建设工程的特殊性,对无效合同的处理作了特别规定。因为,已经履行的内容即建成的建筑物不能适用返还的方式使合同恢复到签约前的状态,而只能按照折价补偿的方式处理。所以,该解释的原则是,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如果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仍可以参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2]该解释第2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第3条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且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的,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一)修复后的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发包人请求承包人承担修复费用的,应予支持;(二)修复后的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承包人请求支付工程价款的,不予支持。因建设工程不合格造成的损失,发包人有过错的,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第21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

另外,根据《民法通则》及相关法律的规定,“黑白合同”当事人恶意串通,损害国家的、集体的或者第三人的利益的,获得的利益要上缴国家或者集体,或者对第三人承担返还责任。除此之外,根据具体情况,对违法行为人依法进行行政处罚,对触犯刑法的责任人还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通过对“黑白合同”法律效力的认定,以及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2条、第3条、第21条的分析,“黑白合同”适用法律的过程可总结为,第一步,依据法律及第1条认定“黑白合同”无效。第二步,如果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进一步适用第2条结算工程价款;如果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进一步适用第3条。第三步,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适用第21条选择“白合同”作为“参照合同”。

近年来,“黑白合同”案件数量呈上升趋势,成为社会所关注的热点问题,也是法院审理工作的难点。明确“黑白合同”的法律适用,对处理这类案件有很大的帮助,这将有利于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利于建筑市场的进步和发展,有利于和谐社会的建立。本文笔者的观点,仅为个人的粗浅见解,尚不成熟,难免存在偏颇和错误之处,请予指正。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网上真人官网网址-澳门网上评级官网-葡京赌博游戏论坛_内蒙古建筑房地产律师网